造口袋的历史

好利斯特公司对关于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最新声明 了解更多

我们已走过漫长的历程

  • 2016/9/9
  • 造口

 

我们走过的漫长旅程 
造口袋发展史
作者:Thom R. Nichols (研究员):好利斯特公司生物统计学和卫生经济学部门 
本文首次发布于 2016 年第二季度的 Secure Start 服务电子新闻简报中。。


2016 年,造口人士可以在各种各样的造口袋系统中选择自己所需的造口袋,但是,过去的情况绝非如此。让我们来看看这些年来造口袋系统的发展历程。

根据历史记录,1706 年,一名士兵因在战场上受伤结肠脱出而接受了肠造口术。这也许是有记录的第一个造口。在十八世纪中期的一本外科教科书中,一个女人正在俯视她腹部上的造口。她的腹部有一个结肠造口,腿上有碎布条和苔藓,用于吸收造口的排出物。记录表明,一位法国医生于 1776 年为一名肠道阻塞患者实施了造口术,并用弹性带把海绵紧紧绑于腹部,用于吸收造口排出物。当时,虽然造口还很少见,但其它资料中也有关于造口术及患者使用各种装置管理造口排出物(例如,带拉绳的皮袋)的报道。除了常规的造口灌肠,这些报道是关于人们尝试制作造口用具的最早记录。

1912 年,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的玛丽·曼尼 (Mary Manney)申请了一项“外科器械”专利(于 1913 年获得专利),该器械可被固定在已接受外科手术的人的身体上,尤其适用于需要在患者腹壁上切口的手术。参见图 1。20 世纪 20 年代,芝加哥医生阿尔弗雷·德施特劳斯(Alfred Strauss)使用粘合剂和带子将橡胶袋固定在腹部上的想法。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人们又为许多其它造口器具申请了专利。

20 世纪 50 年代,产品、患者护理和外科技术不断创新。这十年为一个新的医疗职业——肠造口治疗师奠定了基础,这个职业的创始人是诺玛·吉尔(Norma Gill)——来自俄亥俄州的一名意志坚定的造口人士。与此同时,鲁珀特·特恩布尔(Rupert Turnbull)博士和乔治·克赖尔(George Crile)博士正在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探索外科技术的发展,他们开始用塑料来生产产品。然而,许多造口术用具生产商却继续使用在过去几十年里开发的较重的橡胶袋和橡胶或塑料面板。

20 世纪 60 年代,美国境内大约有 25 家造口产品生产商。20 世纪 60 年代,造口用具生产商逐渐放弃笨重的橡胶袋,转而使用更美观的塑料薄膜。在这十年里,造口用具生产商开始使用卡拉亚胶(Karaya),这是造口护理领域内的一项重大发现。卡拉亚胶(Karaya)是一种由苹婆属(Sterculia)树木渗出的植物胶,最初被用作义齿粘合剂。据说,鲁珀特·特恩布尔(Rupert Turnbull)博士在清理同事的实验室时不小心把一些卡拉亚胶(Karaya)义齿粘合粉洒到了潮湿的双手上。他发现卡拉亚胶(Karaya)能够膨胀并与湿润的皮肤紧密贴合,于是,他想到这种材料可用于满足已接受回肠造口术的患者的需求。20 世纪 60 年代,在生产商开始使用合成水胶体底盘之前,卡拉亚胶(Karaya)是一种标准皮肤黏胶和保护底盘材料。

20 世纪 70 年代初,造口行业开始探索造口人士的需求。他们的理念从“我们可以提供您所需的产品”转变成“您需要我们提供的哪些产品?”开发人员认识到,造口袋系统不仅要安全、有效,而且还必须能够确保造口人士的生活质量。

如今,我们看到的造口袋系统是一种一次性产品,由具有亲肤性、防水性、类似布料的材料和薄膜层压材料制成。这种造口袋系统包括有助于掩盖气味的袋膜、能够减少噪音的造口袋材料、有助于减轻气体导致的造口袋膨胀现象的过滤器、可在使用或不使用腰带的情况下粘在皮肤上的灵活、轻薄的底盘以及无需使用单独夹具的一体式封闭装置。上述所有部件都被整合到在一个重量在 12-20 克之间的系统内。现代造口袋系统的外观简约,其设计目的是确保舒适性、私密性和可靠性,旨在帮助造口人士找回自己的生活。过去的产品已成历史。